[環境] 淺根山葵侵蝕 阿里山森林失色消失的國土《重回現場》淺根山葵侵蝕 阿里山森林失色 〔2012.03.13∕自由時報記者∕林嘉琪、謝銀仲∕專題報導〕前言︰阿里山二○○九年吸引一百四十二萬四千九百八十六新高遊客人次,平均一天就有四千多人、一百多台遊覽車進出。但阿里山也位於莫拉克災區的重傷區域,是否足以承擔逐年增加的觀光人潮及車潮壓力?本報去年進入阿里山採訪災後情況591,今年重回現場,環保團體、學者,甚至觀光局官員都擔心,阿里山還有其他崩塌隱憂。除了檳榔園、高山茶田,阿里山國有林班地處處可見非法山葵田,面積如「十四個桃園國際棒球場」大。淺根作物破壞水保,原有的林木又被大幅「修剪」引光,山葵田儼然成了阿里山的未爆彈之一。濕冷的冬末清晨,記者與台南社區大學、綠色陣線及地球公民協會等環保團體在阿里山九十四到 九十五公里 處的土地買賣小道,續行二十分鐘、爬升近一百公尺高的陡坡後,大片林木驟然消失,取代的是綿延整片山林河谷﹐近五公頃的山葵田。其中還躺著一塊巨大檜木屍體,田邊被丟棄著使用過的劇毒除草劑「巴拉刈」。施肥灑藥 林木打枝水保受創山葵(哇沙米)被環保團體形容是造成阿里山崩塌的主因之一。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指出,阿里山國有林班地遍佈淺根作物山葵田,山葵農為了引進陽光種山葵,得將林小型辦公室木「打枝」,也就是大幅修剪林木枝葉,如同把「森林打洞」,結果是林木死亡,水保受創。黃煥彰並擔心,消滅病蟲害所用的農藥,恐怕會污染阿里山溪、濁水溪及曾文水庫上游。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吳仁邦指出:「阿里山地區栽種山葵過程,從早期的施用雞糞做為肥料,到目前限制使用有機肥料,勢必導致曾文水庫集水區水質惡化。」黃煥彰表示,淺根作物山葵田的排水滲透率只有一般ARMANI林木的三分之一。而原本較能「抓地」的柳杉,遭打枝後的成長率只剩二分之一,全成了崩塌釀災的高風險區。清晨,當我們深入這片號稱阿里山最大範圍、至少 五公頃 的大片山葵田現場,正好就有山葵農正在採收種了一年半的山葵。諷刺的是,田邊柳杉樹幹上正貼著「山葵田收回公告」,上頭寫著:「查本葵園原切結人已聲明放棄,本處(嘉義林管處阿里山工作站)依法收回林地;倘再有墾植行膠原蛋白為,依森林法第五十一條竊占林地罪嫌移送法辦。」目前所有山葵田全數違法。但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表示,考量山葵是部分家庭經濟來源,已採取逐步剷除計劃,但沒法立即全面清除。應盡速建立山葵農退場機制台大地質系教授陳宏宇及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均呼籲,山林保育要拉高到「國土保安」層次,政府不能讓農民在充斥可能崩塌的險境裡討生活,「生計不能用生命來換」。林務局應該思考濾桶建立山葵農退場機制,例如編列救助金或是提供工作轉型的補助金,都可做為配套政策,而且應該趕在颱風季來臨前有所作為,不要輕忽這一片山林危機。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mar/13/today-life1.htm 消失的國土《重回現場》林地難回收 環保對上生計的拔河 〔2012.03.13∕自由時報∕記者林嘉琪、謝銀仲∕專題報導〕摘要:依森林法規定,非法種植、採收山葵要移送法辦小額信貸,但面對以此維持生計的山葵農,林管處官員坦承:「想立即收回山葵田很困難。」綠色陣線協會理事林長茂痛批,林務局不願面對真相,未大力執法,明顯失職。林務局嘉義林管處林政課課長周恆凱指出,山葵種植有歷史背景,六十七年省政府曾發布正式公文,指示山葵種植可以採取專案進行,比照農有林產物在國有土地種植;前總統李登輝在八十二年表示:「山葵無妨與林木共生。」但在九十二票貼年到九十三年,林務局開始與山葵農簽訂切結書,指示林班地不得種植山葵,嘉義林管處統計,民國八十五年起至今已回收七百八十四筆(塊)、共 一百七十九公頃 山葵田。目前阿里山工作站與奮起湖的山葵田大約是「十四個桃園國際棒球場」。目前約有一百八十幾位山葵農。山葵屬二年生根莖植物,但因市場需求,山葵農有時會提早三個月或半年採收,因採收的時間不一,大小也就不同。每公頃票貼山葵園產值約一百萬元,山葵農栽種 一公頃 山葵田,平均每年產值約五十萬元。山葵農指稱,近年因天候及病蟲害等緣故,山葵品質及收成數量逐年銳減,收益不如往昔,生計愈加困難。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mar/13/today-life1-2.htm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信用卡代償
創作者介紹

Heroes

sf62sfmc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