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告訴陌生人電話號碼,卻惹來殺身之禍。據警方調查,行凶6人均為邪教“全能神教”信徒。然而信仰一種宗教,能使人無視法律、無端殺人,仍使人顫慄。遺憾的是,我們仍然無法知曉信徒們的真實內心世界,只能同一名信徒親屬一樣疑惑:“這究竟是個什麼教,怎麼就能把人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本刊記者/楊迪  (發自山東招遠 )
  在驚恐和憤怒還沒有平息之前,6月1日下午,招遠市的天空下起了一場冷雨。雨落在塗畫著小丑臉譜、咧嘴大笑的麥當勞叔叔雕塑身上,先前它是用來招攬顧客的快餐品牌標識。只是這個雕塑如今在山東招遠人眼中意味著恐懼與暴行。
  “無法想象,怎麼會有人如此殘暴!”一位戴眼鏡的中年男子邊說邊彎腰將一束菊花擺在麥當勞門前。在他身後,招遠市唯一一家麥當勞餐廳鎖著門,貼著新品廣告的餐廳門上掛著“暫停營業”。
  5月28日晚,一位37歲的母親在這裡被六名男女毆打,不治身亡。 5月31日,公安部通報這六名打人的男女都是全能神教教徒,包括一名12歲的小男孩兒,將人毆打至死,只因認為她是“惡魔”。
  血濺麥當勞
  “惡魔!打死他!”張立冬一邊嘶吼著,一邊用腳踏倒在地上的女人。與張立冬同行的另外2個女人也揮舞著頭盔向周圍人進攻。她們尖聲高喊:“誰幫忙,誰死!”
  倒在地上的女人發出凄厲的哭喊 。正在吃飯的食客瞬間被恐懼擊垮,人們丟下食物,尖叫著、推搡著飛快逃離。 有人偷偷議論,這是遭遇小三兒的家庭糾紛,或者是債務糾紛。
  事實卻是,打人者與被打者在五分鐘前只是陌生人。
  5月28日,一個平常的周三。37歲的吳碩燕上早班,她像往常一樣騎自行車來到金都百貨大樓。她是三樓一家女裝店的店員,她在金都百貨的幾個品牌女裝店工作過。提起吳碩燕,大家說她“很能幹”“很愛笑”“沒事就會和我們聊她兒子,給我們看照片”。
  17:00,吳碩燕下了早班。按慣例,她先趕到婆婆家幫忙做些家務,婆婆患病半身不遂,已卧床多年。這一天她特意帶了一個披薩,想讓婆婆嘗個新鮮。
  金都百貨在招遠市府廣場對面,每天傍晚都聚集很多飯後散步的人。安頓好婆婆,吳桂珍和老公又回到這裡。她沒吃晚飯,便讓老公領著兒子去金都百貨六層的大型電玩廣場玩兒,“你們先上去玩,我在下麵等你們。”便轉身走進了商場一層的麥當勞。
  商場一樓的麥當勞和平常一樣,播放著歡快的麥當勞廣告音樂。吳碩燕點過餐,端著餐盤走向靠角落裡的一個座位。如今已無法知道,她是否註意到,同樣在這裡就餐的張立冬一行6個人。
  張立冬的女兒張航正在挨桌索要電話。“你們好,我看跟你們挺有緣的,能留個你的電話嗎?我沒有惡意……”她最初小心翼翼地問。目擊者張洪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當時也跟我們要電話號碼。以為是年輕人在玩真心話大冒險的游戲,就隨便給了個假的電話。”
  詢問了幾桌之後,張航走到了吳碩燕的桌前,向她索要電話號碼。吳碩燕拒絕了,“去,一邊兒玩去。”張洪鵬說,“她也沒大聲喊著說,就是輕輕說的。”
  張航也沒有堅持,回到座位上,卻遭到了同桌人呵斥,“你要有自信,直接去問她:你給不給我手機號?”
  受到鼓勵的張航再次回到吳桂珍的桌前,拍著桌子大喊:“你給不給我手機號?”吳碩燕再次拒絕了。這一次,她忍不住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裡爆了粗口,“他媽的遇到瘋子。” 微信顯示時間,21:17。
  隨後,張立冬一行人便從桌邊衝過來。“那個光頭男的大叫著用腳踹,還用身邊的金屬拖把桿不停地打!”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目擊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特別嚇人!”
  21:19,招遠市110接到報警。“我們控制了光頭男之後,另外四個女的還在繼續圍打。”第一位趕到現場的民警閆志軍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說,“就又安排了四個民警站成一排把那幾個人擋住。”
  但吳碩燕的慘叫已在暴打中漸漸低弱,最終沒了動靜。趕來現場的警察,控制住了打人凶手,卻沒能留住吳碩燕的生命。
  神秘凶手
  “我不認識她,”在看守所的張立冬說,“我女兒(張帆)說,一看她就不是好東西,是惡魔、邪靈,就要打死她。”出現在電視鏡頭上的張立冬表情淡漠。
  經公安部門調查確認,認定張立冬一行六人均為“全能神教”的成員。該組織已在1995年被公安部宣佈認定為邪教組織。
  警方在張立冬臨時租住的招遠市金暉小區麗水苑搜查出全能神教的書籍與宣傳材料。
  “他不像是朝九晚五上班的人,就是有事才開車出門。”剛剛來小區做保安半年的宋軍撓著花白的頭髮努力的回想這一家人的日常生活軌跡。下樓遛狗,開車出門,是他搜索全部記憶之後僅有的兩個片段。
  另一位住在同一單元的女士也表示與這一家人“都很少遇到”,更沒聽說過“全能神教”。
  位於招遠開發區的金暉小區麗水苑在當地人眼中是一個中高端樓盤。該小區售價每平方米近6000元(招遠市房屋均價為每平方米4500元),小區內停放的車輛也多為奔馳、路虎之類的高端品牌車輛。
  張立冬家門外,一小塊可以耕種的菜地上,野草中有幾棵已經開花結籽的大蔥,兩把用塑料繩束起的遮陽傘上落滿灰塵。從窗子向屋內看去,室內極為凌亂,床單揉成一團堆在床上,衣服隨便丟在椅子上、浴桶里,餐桌上放著只剩半塊的餡餅。客廳的電視牆上有一塊記事板,上邊寫著“殘殺”“虐殺”“轉戶口”“拖把”“剃鬚刀”“保養”之類的字跡。
  但有一個特征使得這處房屋與眾不同。一層的窗子外,架設著兩台從房間里扯出的監控攝像頭,一個指向單元門口,另一個指向小區大門口的方向。停在窗外的一輛JEEP越野車上,標註著“全天候電子監控”。
  小區里沒人知道張立冬何時搬到此處,更不知道他從河北無極縣舉家遷至招遠的原因。招遠是中國百強縣之一,屬山東省轄縣級市。這個山東西北部的小鎮,以中國“金都”著名,黃金資源藏量豐富,遍佈全縣,已探明黃金儲量占全國的1/8,黃金年總產量占全國的1/7。
  金礦優勢也吸引許多人到此淘金,因此曾有人推測張立冬也是為了淘金來到這裡。但據公安部門公佈的通稿,張立冬55歲,一家人均屬無業,12歲的兒子也輟學在家。張立冬本人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他自己依靠此前做醫葯生意所賺的錢財維持生活。
  在張立冬位於石家莊無極縣的老家,也鮮有人對他有深刻的記憶。據當地媒體的調查瞭解,他曾在1980年代退伍返鄉,後來做過多種小生意,如經營過五金建材,開廢品收購站,在上世紀90年代加入了席卷石家莊地區的醫葯代表大軍。但鄉鄰對張立冬的經濟狀況說法不一,有的說“他做醫葯代表賺了個盆滿缽盈”,也有人質疑,由於醫葯代表業很快被政府取締,“很難說張立冬究竟賺到了多少錢”。
  而另一位名叫張巧聯的犯罪嫌疑人,與張立冬是同鄉,但沒有親戚關係。留在家鄉的親戚只知道張巧聯在半年以前忽然離開家到山東打工,她的家人則表示“家裡沒人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同時也覺得張巧聯參與打架、將人致死是“不可思議”的事。
  蔓延的全能神教
  事實上,早在2012年年底,全能神教組織就在全國多省份浮出水面。該派教徒利用瑪雅人“世界末日”的預言,四處散髮傳單,號稱只要信奉“全能神”便可躲過劫難,而“不信和抵制的,都將被‘閃電’擊殺”。公安部在2012年年底開展了一項專門針對全能神教的打擊活動。
  然而,在民間組成的“反全能神教聯盟”里,每天仍有新增加的全國各地的全能神教信徒家屬,在這裡訴說親人信奉全能神教後的家庭變故,討論和請教拯救家人的辦法。
  湖北孝感的萬剛正在為他出走的表弟賴可著急。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記者,他表弟今年31歲,只讀到初中,就跟著老鄉到城裡做泥瓦匠。5年前娶妻生子,日子雖然不富裕,但也穩當充實。
  2012年工閑回家時,表弟突然被村裡的人拉入全能神教,從那以後就變了個人,不出去打工,也不管孩子了。在家時,就把自己關在屋裡聽所謂的“福音”——講述全能神教教義的光碟或U盤,或者尋找機會跑出家去參加全能神教的聚會。“他們的聚會地點很神秘,信徒之間好像很親密,互稱兄弟姐妹,但對於不信教的人,很不信任,輕易也不透露聚會內容。”
  今年3月,賴可聲稱出門打工,帶著行李出了門,之後就消失了,再也沒有同家人聯繫過。“我們報了警,找過他以前的工友,沒人知道他在哪兒,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乾等著。”萬剛至今都很疑惑,“這究竟是個什麼教,怎麼就能把人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好好的一個人,就啥也不乾,跑了。”
  四川女孩甜甜則在家庭發生變故時,當機立斷,拯救了她的父母。
  甜甜母親信全能神教十餘年,家裡一度是全能神教信徒的聚會場所。甜甜最初覺得不是什麼大事,認為也是母親晚年生活中的一種交友方式,便沒有太加阻攔。“當時就覺得他們聚會時有點神秘,一群人來到家裡,媽媽也不跟我們介紹都是誰,他們自己關在房間里唱歌。”
  “媽媽也勸過我,說世界末日快到了,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到保護。”甜甜說,媽媽還塞給她一堆全能神教的書讓她看,她也沒有太當回事。
  但甜甜的父親一直不贊成,甜甜後來從其他途徑瞭解到,媽媽信的全能神教是邪教,也轉而規勸母親,母親反而說,“我信這個是為了全家人好,你不能詆毀神,要遭報應。”
  轉折出現在2013年。甜甜的父親這一年被診斷出胃癌,母親非但不肯拿出錢給父親治療,還聲稱父親得病是“阻攔我信教,神給他的報應”。
  “我當時真覺得,我媽媽已經不正常了。”甜甜在網絡上查資料,尋求解決辦法,最後選擇了報警。由於家裡還有不少全能神教的傳單、書籍,甜甜的母親最終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甜甜說,遠離全能神教的教徒和生活氛圍後,母親的想法有所轉變,甜甜去看她時,她還會請求原諒,也漸漸開始接受全能神教是邪教的說法。“我不怪她,我知道這不是我媽媽的錯。”甜甜說,她打算等媽媽出來後,帶她離開老家,到一個接觸不到全能神教的地方去。
  社科文獻出版社出版的《宗教藍皮書:中國宗教報告(2013)》一書指出:“全能神”教不只是在教義上歪曲,而且明顯帶著涉黑性質,對脫教者或不信者採用的手段之卑劣和殘酷都是其他異端邪教遠不能及的。
  一位福建的侯姓基督教牧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可能是因為全能神教的教義和基督教有相似之處,所以全能神教經常在基督徒內發展他們的信徒。”
  發展信徒方式一般分為幾個階段:先在教會裡向教友獻殷勤,取得一些人的信任;接下來打聽個人的詳細情況,選擇可以拉攏的對象;下一個階段,會“不經意間”露出大量現金炫富,引來好奇或羡慕,然後便說這都是“信神”的結果,但信的這個神,是“全能神”。
  侯牧師發現,全能神教徒發展信徒最常用也最有效的一個方法,聲稱自己與對方是“以色列人出埃及時,倒斃在曠野里的兩夫妻、兩兄弟或者兩父子,後來又在不同時期複活了,如今再次相遇”。總之,營造一種自己與對方在很久以前便有緣分的意境。
  “一般都會說是夢中一位白衣老者說的,然後隔三差五便說那個白衣老者又托來同樣的夢,這個老者還囑托一定要把對方帶到神面前。”侯牧師說,在說這些的時候,全能神教徒通常都會賭咒發誓,涕淚橫流,顯得極為真誠,以求打動對方。
  5·28招遠麥當勞血案後,招遠城區基督教會的牧師也開始不斷向教友宣講全能神教拉人入教的方法手段,讓大家提高警惕。據統計,今年招遠市城區教堂的200多教徒中,至少有10名教徒被拉入全能神教。
  侯牧師總結,全能神教一般有四個特點:一個是沒有公開聚會場所,都是神神秘秘地在家中聚會,第二,全能神教會強調基督化身已經來到中國,進行審判。但值得註意的是,他們雖然打著“基督”的旗號,但口中所說的卻都是“惡魔”“邪靈”這樣的詞語;第三,該教幾乎都是單線聯繫,有上下級關係,一般10人一小組,50人一大組,人滿即止;第四,有時還會利用物質和色相引誘。
  侯牧師已經在他的教會內連續三年進行反全能神的宣講,提醒教友不要上當,效果時好時壞。“希望招遠的悲劇能讓大家睜開眼睛,認清邪教,遠離邪教。”  ★
  (應受訪者要求,萬剛、賴可、甜甜均為化名)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Heroes

sf62sfmc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