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上了原來的門”,對於脫網人群來說就是一種社會不公“移動互聯網的車輪不會停止,而脫網人群離主流社會越來越遠”
  “一網在手,萬事不愁”。在移動互聯網全面滲透人們生活的今天,無論是購物、買車票、打車、看病,網絡以及移動終端給我們帶來了極大便利。然而,對於為數不少的脫網人群來說,他們或是無法享受這種便利,或是在進入主流網絡生活時障礙重重。
  “脫網人群”的尷尬
  “不會用網絡,真的太不方便了。”
  湖南長沙市民方阿姨告訴記者,因為每個月要到銀行給孩子寄生活費、交水電費、電話費,每次排隊都要等大半天,腿腳不靈便的她覺得太辛苦。聽說只要開通網銀,這些都能在網上幾分鐘搞定,年過半百的方阿姨產生了學習使用網絡的興趣。
  儘管銀行大堂經理幫她激活了網銀U盾、詳細寫了下載網銀證書的步驟,但方阿姨回家還是搞不定。“讓我輸驗證碼,那圖片像小蟲子似的,我又不懂英文字母,輸了好幾次都不對。”方阿姨最終決定放棄,“還是去排隊辦理業務吧。”“如今不會上網的人就像被這個社會所拋棄。”山東濟南市民王先生反映,2005年他患上糖尿病後便在一家社區醫院辦了醫保門規,2011年他想變更門規,卻未接到市醫保辦可辦理門規轉化就醫單位的通知,錯過了辦理時間。“我後來才知道,這個通知只在網上發佈,我們很多老人不會上網,怎麼會知道呢!”
  此外,不少醫院推出網絡掛號系統,便民的同時卻也設下了“障礙”。“我早上6點跑去醫院門口排隊,都沒掛上號。掛號人員告訴我,每天只有20多個號,頭一天在網絡上已經被搶光。她建議說如果實在不會上網,就只能每天11點左右來‘碰運氣’。”長沙市民侯先生對此表示萬般無奈。
  在城市社區管理中也存在因“技術門檻太高”而遭詬病的現象。江蘇南京市某小區告示欄新貼出一份通知,稱小區物業將於3月底停用熱線電話,繳費、投訴等業務都必須上一款手機軟件才可進行。半月談記者瞭解到,各地採用類似“雲管理”模式的小區不在少數。“難道不會用手機上網的人就不能投訴了?”社區居民李先生對此頗為不滿。
  引發更廣泛質疑的還有火車票網上購票制度。在實際購票中,一些老人、農民工由於不會使用網絡導致了新的“購票難”問題。“春運時,我不會網上購票,排了幾天隊也沒買到火車票,無奈只能改坐長途汽車回家,票價整整是火車硬座的3倍。”農民工孫為民說。
  “新開一扇窗,卻關上了原來的門”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底,中國網民規模達到6.18億,手機網民規模達5億,互聯網普及率為45.8%。網民群體的日漸龐大,直接推動了各項便民網絡平臺、手機APP的建成,足不出戶、指尖輕點就能完成在現實生活中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才能辦好的事情。
  然而另一方面,知識結構差異以及日新月異的網絡技術,對脫網人群來說是不低的門檻。
  中南大學社會學教授李斌指出,網絡最大特點是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具有很大的開放性,而且網絡承載信息的擴充性也是無限的,網絡的超鏈接方式可以將各類信息在允許的範圍內收為己用,可以不間斷地傳播到世界各地。而報紙、廣電等傳統媒體由於版面和時段的限制,在信息的容量上很難與互聯網抗衡。依靠傳統媒體獲取信息的群體在信息獲取的速度和質量上肯定無法與網民相比。
  正是由於網絡的便捷性和無限性,使很多公共服務和社會服務更傾向於將服務平臺設置在網絡上。“數字化的方式,不僅讓消息推送、事項辦理更方便,也大大節約了人力成本,因此不少企業、單位更樂於使用網絡平臺來實現相關服務、業務的辦理。”湖南省社科院研究員鄭自立說。
  但正是這種網絡趨勢的推動,使得傳統服務平臺開始被網絡服務平臺“吞噬”。“傳統辦事窗口人員大大縮減甚至取消,取而代之的是相關網站、手機軟件。”鄭自立說,“新開一扇窗”,對於網民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
  但“關上了原來的門”,對於不會上網、不能上網的脫網人群來說就是一種社會不公。“電子信息渠道的開通大大緩解了傳統公共服務平臺的工作壓力,但這應當是作為改善傳統窗口服務的重要補充,而非主要渠道。”
  “快時代”與“慢人群”如何相融
  鄭自立指出,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興信息技術在我國迅速發展,開啟了向信息社會發展的進程,與此同時也出現了一種新的社會分化——— 信息分化。脫網人群主要包括客觀條件導致不會、不能上網的人,如老年人、農民工群體、偏遠山區的群眾。這些人群難以利用快捷的網絡平臺得到信息,對社會的公平與和諧產生了不利影響。“可以預見,移動互聯網的車輪不會停止,但時代的發展不可避免地造成社會的分化,會利用網絡和手機的人充分享受了便利,而脫網人群離主流社會越來越遠。”李斌指出,“儘管使用網絡是主流,但社會也應該兼顧脫網人群融入社會、獲取信息的機會。”
  鄭自立說:“對於這部分人,政府應當重視他們的訴求,努力將網絡覆蓋面拓展至他們所在的領域。可以考慮在一定範圍內建立公共網絡服務室,提供一些網絡查詢、代辦服務,讓他們的生活便利起來。”
  越來越多的人想通過網絡獲取更有效的信息,唯恐自己跟不上信息時代的快節奏,“快時代”逐漸成為時代主流。但同時,難以融入甚至排斥快生活的“慢人群”也存在。“他們抵觸網絡帶來的快節奏、信息泛濫的眼花繚亂生活,而甘願脫離網絡,享受自己的慢生活。”李斌說,“這是一個多元的時代,選擇快節奏或慢生活是每個人的自由和權利,但社會應給這兩類群體提供均等的融入機會。”
  專家指出,移動互聯網社會要更加重視被動脫網人群的社會融入。對於這部分人群,在不斷發展網絡便民渠道的同時,更要保證基本的社會服務、信息共享能夠在傳統渠道上得以進行,應當做到“既打開窗又開著門”。 (半月談)
  (原標題:被邊緣化的“脫網人群”)
創作者介紹

Heroes

sf62sfmc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